热门关键字:
嫁入豪门的我根本不幸福!

优越的物质生活,没脾气的好男人丈夫,出钱比出力踊跃的婆婆,听起来不错,可我却并不快乐……

  上门让我打退堂鼓


  我从来没有想过高攀过谁,我的工作足够我养活自己,但是偏偏我的丈夫却有着比我显赫得多的家世,要不是他的专一,我肯定会犹豫的。


  我的妈妈是农民,爸爸土地征用之后成了工人。我没有上过大学,做化妆师的工作完全是一边上班一边进修学会的。我喜欢我的工作,看着镜子里一个个平凡的女孩子被我精心装扮成美丽的新娘,我很有成就感。


  第一次意识到我的工作居然是件不值一提的事情,是在我作为准媳妇到他们家去的时候。我记得那一天,永远记得。那天我特地穿了一身套装,想显得庄重一些,还细细地化了一个精致的淡妆,在花市买了一把漂亮的香水百合。


  一进他们家的门,我就不由得拘谨起来。房间很大,厅里挂的是传统字画而不是一般的装饰画,一个中年女人正在弹着钢琴,给我开门的是一个精干的女人,我以为是他们家的亲戚,没想到看起来很有气势的她原来是个保姆。保姆的眼光很犀利,好像能透视我一样。


  而后来成为我婆婆的那个在弹琴的中年女人站起身来,温和地跟我打招呼。我的工作经常接触人,我能看出人的表情语言,她的表情明显地告诉我,她在刻意跟我保持距离。


  我的小姑一出场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,她跟着我进来,像没有看见我一样地走进去,跟她妈说,“不知道是谁家买了那种烂俗的香水百合,电梯里都是难闻的味道。”我抱着那束香水百合站在那里,不知道该怎么反应。这一切发生的时候,我当时的男朋友现在的老公木木并不在,他去买蛋糕了。


  婆婆招待我的是英式的下午茶,儿子去帮她买味道纯正的寿司蛋糕去了。就这样,我沦陷在一屋子的陌生人当中,局促地坐在沙发上,婆婆坐在我的对面,她没有询问我的家世背景,但是从寒暄中我听得出来,她已经对我了如指掌了。

  第一次上门之后,我有点怯场,木木虽然对我很好,但是我觉得我跟他的家庭有差距。好像连他们家的保姆都觉得,我是因为他们家的钱才看上木木的。其实,在答应木木的求婚之前,我一直以为他是个普通的公务员。我们通过朋友的朋友认识的,别人并没有跟我提起他有一个在外国开公司的爸爸,在好几个国家有亲戚。我遇见的他,只是一个拿着几千块钱工资,穿着普通、性格腼腆的男人,给我一种踏实、实在的感觉。


上一页12 3 4 5 下一页

来源:作者:本站
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